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疯子与维纳斯

敏感如斯

 
 
 

日志

 
 
关于我

长瘦型,不可救药的恋旧狂。 拾荒者,总爱在历史的垃圾堆里寻寻觅觅,找寻过去的踪迹。 固执己见:经得住时光考验的才是真正瑰宝!

网易考拉推荐
 
 

以怀念之名:The Way We Were   

2012-07-20 00:04:04|  分类: 流光溢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总是怀念那种温暖与馨香。

    有些东西仿佛与生俱来,总是如此自然而然地,在不经意间,或者说是对外界的抵御能力还很低的时候就进入。先入为主,融入生命,比如某段旋律。

    明明是最近才听到的Rosemary Clooney的The Way We Were,便忍不住想起自己曾力耕但荒废已久的园林,想打开却不免有些怯意,毕竟经年未经打理,想必杂草丛生,尘土遍布。

    一番思想斗争过后,终于打开,却倍觉温暖。这里有自己一段宝贵的青春经历,有深夜偶得的惊喜,有日志待发的忐忑,有凝聚的时光,有往日的情怀。

     轻轻拂去尘埃,Barbra Streisand的面貌顿时清晰了起来——面目清秀,曾经稚气未脱的清纯模样。只是出生于1942年的她如今已是风烛残年,让人不禁唏嘘,感叹时光不饶人。但尽管时光飞逝,她留下一个个清晰的足迹。   

     她是美国唱片销量最高的女歌星,仅次于猫王和披头士。她是乐坛的骄傲,她是舞台的征服者,她的声音与身影穿梭于娱乐的舞台,史翠珊那份唯有相信自己、相信梦想的自信心让她的专情、专才得以绽放无比的风采,烙下一代女伶巨星的永恒标记。

     从小就立志当明星的她,生长在布鲁克林区的犹太家庭。18岁在夜总会举办的歌唱比赛获胜,开始演唱生涯,并参加外百老汇演出,慢慢在圈中闯出名号。1962年首度在百老汇登台,便赢得“纽约剧评家奖”。1964年主演歌舞剧《妙女郎》,将她推上剧坛巨星地位。4年后此剧拍成电影,芭芭拉顺利当上女主角,也让她抱回一座奥斯卡女主角奖。其后她几乎一年一部推出歌舞片和喜剧,直至1983年她一手包办制、编、导、演的《杨朵》,成绩不凡,获得多项奥斯卡提名。其后再自导自演的《潮浪王子》与《越爱越美丽》(离谱恋曲)也广受好评。

     95年史翠珊获葛莱美奖颁发终身成就奖以表彰她跨越影视歌、百老汇娱乐舞台的斐然成就。到2002年年初完整纪录歌唱生平的精选大碟【The Essential Barbra Streisand】的推出,蓦然回首芭芭拉史翠珊的歌唱、演艺生涯已经走过40个年头,无论是站在麦克风面前、置身导演筒之后、跃登百老汇舞台上、声援环保,从实践个人的梦想,到发挥个人对世界地球村的影响,凭借着真心与自信,芭芭拉史翠珊凝聚了情感金字塔,随时等待乐迷与影迷去挖宝!

     终其一生,Barbra Streisand以歌声演出一场场动人的情感好戏!百老汇舞台的表演潜力塑造了芭芭拉史翠珊戏味十足的歌唱风格。                                                             (资料整合自维基百科和Lastfm传记)

     就让我们在这极具表现力的歌声中重温旧日情怀吧。    

                                                                       The Way We Were

                                                                                 往日情怀

 

  memories light the corners of my mind

回忆,照亮我内心的角落
misty water color memories

那些水彩一般,迷蒙的

of the way we were

往日情怀
scattered pictures of the smiles we left behind

那些我们遗落的欢笑

smiles we gave to one another

我们曾经的相视一笑
fore the way we were
(昭示着的)我们美好的回忆


can't it be that it was all so simple then

那时的一切怎能就如此单纯
or has time rewritten every line

还是时光改变了这一切

and if we had the chance to do it all again

如果你我有机会重来
tell me would we, could we

告诉我,我们是否依然,还能这样

memories maybe beautiful and yet

回忆美好,但时光已逝
what's too painful to remember

这太令人痛苦,以致不敢回想
we simply choose to forget

我们只得选择遗忘
so it's the laughter, we will remember

而我们将只会记住欢笑时光
whenever we remember the way we were

无论何时,我们回忆过往
remember, the way we were
回忆,往日的暖意

(自译)

     杂记:今晚花了三个钟头的时间,先听听不同歌手演唱的The Way We Were,再听听Barbra Streisand不同时期的专辑收录的不同版本,再对比之前听过无数遍的Rosemary Clooney版本;然后通过聆听Rosemary Clooney的热门歌曲与Barbra Streisand的热门歌曲,以对比两人演唱的不同风格。没有结论,只有一点点收获,Barbra Streisand的版本比较忧伤,Rosemary Clooney的版本爵士味更浓些。现将值得推荐的几个版本一同贴出来,以怀念之名,共享。

电影原声版:

跨越千禧演唱会现场版:  

Rosemary Clooney的版本:

Andy Williams的版本:

  评论这张
 
阅读(6092)|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